BTC/USDT
BCH/USDT
ETH/USDT

「交易」所到之处,寸韭不生

奔跑财经
2019-05-31 11:57
1.95万

据BTI(Blockchain Transparency Institute)(Binance CEO 赵长鹏曾在推特中评价BTI提交的第一份报告“The most accurate and in-depth crypto exchange ranking I have seen to date”)四月份的市场监督报告披露,CMC(Coin Market Cap)排名前25的交易所中,有17家交易所的刷量超过99%,包括重新排名后的前50名中的35家,超过60%的交易所甚至没有交易量,刷量超过96%。

从数据来看,Binance排名第12位,实际交易量87%,OKEx排名第10位,实际交易量9%,Huobi排名第14位,实际交易量47%。

(来源:BTI官网)

在这次的报告中,BTI采用新的算法,将有异常情况的交易账户提交到交易所,如果交易所的API存在问题,或者他们没有回应BTI新的算法机制,BTI采用旧的方法来分析交易量。以下是BTI根据交易量做出的交易所排名。

BTI报告多围绕CMC网站,分析全球排名较高的交易所的实际交易量情况。在BTI评估标准中,如果交易所在30天内刷量数据小于10%,且交易对的刷量不超过15%,就会被打上BTI Verified的标志,表示该交易所交易量真实。但这个结果是浮动的,在最新的报告中,Binance和Bitfinex均是“Unverified”,未达到列出的标准;其OKEx、Bithumb和Bibox,虚假交易量超过90%;Huobi虚假交易量超过60%。

最新的BTI已验证的交易所包括Upbit,Liquid,Gate.io,Kraken,Coinbase和Bittrex。所有最新的BTI Verified交换都超过90%的真实交易量,其中一些为97-99%,Coinbase,Upbit和Kraken是BTI用当前算法发现的最真实的交易量,超过99%。

(来源:BTI官网)

刷量,并不是数字货币交易所唯一的“秘密”。从比特币中国兴起到如今市场上多如牛毛的交易所,市场业务也不尽相同,当大浪褪去,行业的诸多问题也显现出来。

几大交易所的“爱恨纠缠”

全球共有233个国家和地区,据非小号5月29日不完全统计,全球18%的国家和地区(43个)提供了100%的数字货币交易所(390家),其余190个国家共有0个交易所,新加坡、中国(香港42家、大陆4家、台湾4家)、英国、塞舌尔、美国、开曼群岛、韩国、澳洲、日本和阿富汗分别以57,50,49,41,19,18,14, 13,8,6 占据前10。不平衡是无法颠倒的真理。不同的国家制度,不同的监管政策等,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数字货币交易所的发展。

2011年6月,比特币中国成立,那时比特币的发展还处于萌芽状态,国外也只是展露头角,而国内更是鲜有耳闻,是中国第一家也是当时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2013年李启元加入后,比特币中国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而同年10月,由于百度公司的一个分支发表声明,宣布接受比特币支付,随后比特币价格的野蛮增长至200美元,交易量喷薄式上升。甚至,在一段时间,其单日交易量接近9万比特币,最高日交易额超过2亿元,曾超越了世界前两大比特币交易平台Mt.Gox和BitStamp,成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但好景不长,2013年11月5日,央行联合其他四部委发表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明确比特币不是货币,只是一种电子商品,并且所有银行和支付处理机构不能使用比特币——直接间接都不行。因此,负责向比特币中国进行支付处理的腾讯公司终止商业合作,比特币中国不得不对外宣布,公司不再接受新的存款,由此也导致了比特币价格的暴跌。可以看到的是,比特币交易的匿名性极易被不法分子利用来进行洗钱等不法行为,但即使监管趋严,Huobi不走寻常路——使用CEO的个人账户来收取比特币。李启元在知道后也打起擦边球,推行某种交易券系统,由第三方卖家来出售比特中国的信用。随后,OKCoin开通了“保证金交易”——其客户可以以较低的资金来投注大数量的比特币。

2017年年初,ICO兴起并发展迅速。同时,央行先后两次约谈各大交易所,明确了反洗钱等原则,一时间交易所纷纷发布禁止提币的公告。但云币网异军突起对外宣布,其平台可以提现ETH(ICO所需主要币种),短时间内,云币网用户激增,一度活跃于市场上。同年9月4日,史称“币圈灾难日”,各大交易所因响应国家政策,纷纷关闭交易业务。然币安不按常理出牌,迅速将业务转移海外,在日本重新开展交易业务,逆流而上,直逼世界前三。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为了争夺其市场利益,交易所花样百出打擦边球。

交易所不用KYC也能交易

2018年一项研究表明:大部分欧盟,美国数字货币交易所和钱包没有对用户进行KYC。大西洋两岸超过三分之二的主要加密货币交易所和钱包没有进行对用户进行身份验证检查。最新的调查显示,在已经登记的平台中,大多数被调查的平台不符合最新的欧盟反洗黑钱指令的规定。2019年4月22日,Gate.io优选平台Startup首期上线CNNS开放认购,公告中称“不支持中国大陆地区”,而所有官方消息都通过合作伙伴币世界平台发布,但币世界工作人员在其官方社群中公开称,“人人都可以参与,只是交易所(安全)话术”。

 

交易所“运营”内幕

众所周知,交易所的功能主要是集中撮合买卖双方交易,还为币种提供流动性,有时候还被用户拿来当钱包用。赚钱的途径也从其业务而来,收取交易手续费;项目上币费;数字货币“做市商”业务赚取差价。而这一切都和数字货币交易所平台上的交易量有关,所以不难理解,开篇提到的各大交易所刷量成风。

其次,项目方为了增加其币种的流动性,不得不上币交易所,其上币费用少则上百万。某一项目方透露,为了上某头部交易所,光上币费用就需300多万元,不包括后续的“做市”费用,去年年底的熊市中,某项目被Huobi平台打上“ST”标识(交易量不足,提醒投资者注意防范风险),为了取消该标识,每天花40000元刷交易量。许多数字货币价格的暴涨,交易所充当了幕后推手。

再次,为了“蹭”流量和争夺手续费,一些交易所会抢上项目方代币。以MXC(抹茶交易所)为例,早在去年Binance推出第一个IEO项目BTT,暴涨至十倍的光环吸引着众多投资者,因此在推出第二个项目FET之后,有人光靠卖币安KYC资料就挣了不少钱,受时间和渠道的限制,很多人无缘抢购FET,MXC声称“免翻墙、简化KYC认证”,还抢先币安一步上线,一时间,MXC的交易量和手续费持续攀升。RIF、BSV、BRC、NEW等等代币都被MXC抢上过。

抢上币只是MXC的第一步,在抢上FET之后,MXC发布公告,称“公募代币数量为190万FET,公募无锁仓时间,销售活动结束后的3个工作日内即可进行交易”。因其平台的FET价格高于币安,很多投资者选择了MXC。但后来MXC发布公告,称平台上流通的FET都是私募份额,有三个月的锁仓期。

有圈内人质疑,MXC卖的是假币,然后砸盘造成投资者的损失。同样的情况出现在NEW币,某圈内人王某表示,“验证真假代币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尝试提现,如果能够迅速高效地从交易所提现,则就说明代币是真实的。”对此,他专门在OKEx网站开放BLOC交易之后,尝试在链行上对BLOC代币进行提现操作,整个过程与提现其它ERC20代币的体验别无二致。同时,提现手续费也在正常范围内。

但在MXC抢上的代币NEW,遇到了完全相反的情况。当Huobi上线交易NEW代币之后,他尝试在MXC提现NEW时,却遇到了提现延迟与高手续费问题。

一般情况下,以太坊ERC20代币提现,需要以太坊网络确认12个区块,每产生一个区块大约需要9秒左右,这样一笔转账需要的时间最长不超过2分钟,除非网络严重拥堵,否则超过这个时间就属于异常现象。而王某尝试了在MXC提现NEW,整个过程用了超过2个小时。

而提现2000个NEW,居然用掉了1000个NEW代币作为手续费,按照当时NEW市值计算,约为11美金,而正常情况在它渠道的提手续费只需要几美分。王某表示,“这其实是交易所为了限制用户提现,人为设置的障碍。

安全问题频频出现

除此之外,交易所的安全问题一直被业内诟病。从门头沟事件到本月初币安被盗7000枚比特币,有些已被证实是黑客所为,而有些被圈内人质疑是交易所监守自盗。而无论结果如何,最后资金损失的承担者都是投资者。币安在早前经历的一次“黑客攻击”中,黑客没有提现比特币,但利用其控制的大量场内比特币操纵市场,影响其他币种的价格,再在另外的数字货币期货交易进行做空操作,最终在无法提现的情况下获利超过1亿美元。因大量的做空订单分布在成百上千的其他交易所,导致根源也无从查起。

刷量、吃完taker吃maker、哄抬代币价格、卖假币、操纵市场交易等等,只是交易所“秘密”的冰山一角,处在币圈食物链的顶端,掌握着数字货币交易的生杀大权,但,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作者:奔跑财经,内容来自链得得内容开放平台“得得号”;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链得得官方立场)

链得得 奔跑财经
标签:得得号,最新,交易所,投资
收藏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OKZ显示的第三方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可以通过在线或线下两个途径联系我们,我们会在合理时间内删除涉嫌侵权的作品。